《海关工作人员着装管理规定第七条》这个作品中的文本内容节选自《海关工作人员着装管理规定》----一个对中国海关关员的制服着装方式进行约束和规范的文件。我通过网络、字帖等各种渠道搜集了若干各种字体的中国历代名家书法(包括纸本、绢本以及石刻、碑刻拓本)的数字图像,用软件从中截取出单个汉字的图片,再以拼贴的方式来重构《海关工作人员着装管理规定第七条》这个当代社会的文本。对于文本中涉及的极少数古代汉语的非常用字,由于缺乏相应的古代书法图片,则由家人或朋友书写的书法习作图片代为补充。
文字首先具备信息传递功能。在古代,从普通的家书到国家的律令或刻于龟甲、兽骨、竹简之上,或铸造于青铜器物之上,或刻于石、碑之上,或由毛笔书写于竹简、绢帛或纸张之上。因此,阅读刻印、书写的文本是理所当然。然而对习惯了阅读标准字体的当代人而言,由于甲骨文、金文、篆等非常用字体以及繁体汉字的存在,且在按照古文的书写习惯去除了现代汉语的段落格式和标点符号后,一般受众在阅读即便是用现代汉语写就的本作品文本时仍会显得生硬、枯燥和拗口。同时,由于《海关工作人员着装管理规定第七条》中呈现的文本内容和大众生活缺乏最基本的关联性,因而本作品的文本除了与极少数的规范对象的人群发生关系之外,对绝大部分受众而言显得毫无意义,这在某种程度上进一步强化了阅读的难度。换言之,作品中文字本身所承载的内容传递功能被弱化。
另一方面,当书法发展到一定历史时期后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门类,开始具备了普遍的审美价值。无论何种字体的中国传统书法,一个重要特征是讲究经营布局,即书法的整体结构力量。当各种字体的历代书法名篇中的文字被截取、打乱、混排、重构成为一个当代社会生活语境下的、本身并无普遍意义新文本,这些以单个汉字出现、各种字体混合排列的历代名家墨迹本身是否还具有传统意义上书法的可观赏性和广泛的审美价值?
在本作品中,我不以单纯文字的视角而是以图像的视角审视这些被截取拼贴的传统汉字书法,意图探讨一件既削弱了内容性又不具有完备的传统书法审美价值的中国传统书法作品在当今读图时代中存在的意义。

http://chenxiaofengart.com/files/gimgs/34_7.jpg